党群建设/ Party building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党群建设 > 志愿者服务

定期上门送医送药,为患者寻找手术医生 700艾滋病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

发布时间:2017-11-30 访问次数:973

“我骨折住进了医院,要不要告诉医生我是艾滋病人?”前晚11点多,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刘莉护士长正要关灯睡觉,突然看见病友群有信息闪动。 

刘莉护士长当即回复:“一定要告诉医生。”但是艾滋病人小肖还是没能在基层医院手术,于是刘莉安排他到本院做了手术。 

目前国家为艾滋病人提供了终生免费抗病毒治疗,但是当他们得了别的病需要到综合医院就诊时,却总是顾虑重重,生怕隐私被泄漏或者被另眼相看。 

今年6月起,武汉有700名艾滋病人享受到了家庭医生团队的贴心服务,无论是日常康复还是外出就医,都有专门的医护人员提供导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医护人员定期上门为患者送药

刘先生是一名同性恋者,迫于社会压力,刘先生正常娶妻生子,直到女儿也结婚成家了,他开始背着家人在外面找“男朋友”。 

几年前,刘先生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,他不敢告诉家人也没有接受治疗。在艾滋病毒的侵蚀下,他相继患上巨细胞病毒视网膜炎和隐球菌脑膜脑炎。去年起,刘先生双目失明、瘫痪在床,患病的情况再也瞒不住了。 

老伴没有嫌弃他。每隔三个月,年近六十的老伴背着他艰难地走下六楼,到医院复查肝功能和血常规,并领取接下来三个月的用药。 

医护人员偶然间发现了刘先生家的困境,主动与他签订了家庭医生服务协议。此后,每到复查时间,就有家庭医生团队上门送药,并采血带回医院化验。 

市金银潭医院综合科护士长刘莉介绍,病区共有22名护士,其中8人加入了家庭医生团队。她们的任务是和医生一起,为特殊的艾滋病患者提供上门服务,包括每三个月送一次药品,同时复查肝功能和血常规;每半年为患者复查一次CD4(免疫学指标),一年查一次病毒载量;同时,通过QQ和微信平台,为患者提供用药指导和诊疗服务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个案管理师”加入家庭医生团队


除了医护人员,每个家庭医生团队还配备了一名“个案管理师”。 

“个案管理师被定位为医疗社会工作者,为患者和家属提供疑似筛检、后续随访、确诊就医、心理疏导、健康教育等一系列持续性服务。”罗燕和介绍,随着病人数量不断增多,仅靠医护人员和患者沟通远远不够,需要专门的人来做这项工作。 

2014年,金银潭医院有了第一位艾滋病个案管理师,今年增加到6个,罗燕和成为其中一员。 

不久前,签约病人小吴找到罗燕和咨询,“我是艾滋病人,妻子是健康人,我们还能要孩子吗?”“不要着急,艾滋病患者可以生小孩,国内外都有有效的阻断方法。”罗燕和一面劝解,一面帮患者联系医生咨询。 

罗燕和所说的阻断方法,指在女性排卵期前和发生性行为后,预防性服用1个月阻断药物。这种方法可将女性感染风险降到最低。昨天,在她的提醒下,小吴先到医院做了病毒载量检查,若结果为阴性,夫妻俩便可以备孕了。 

罗燕和说,患者到医院看病拿药,只是整个诊疗过程中的一环,回去后怎样吃药,怎样吃饭,什么时候做下一次检查,检查前做哪些准备,这些工作主要由个案管理师承担。简单地说,医护人员主要负责患者的治疗,个案管理师主要负责患者的生活管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支团队共签约700多名患者

  市金银潭医院住院部七楼,是江城最大的艾滋病住院区,目前共有住院患者40多名,此外还管理着近2000名居家治疗病人。为了保护患者隐私,艾滋病科被称为“综合科”,艾滋病门诊则挂牌“爱心门诊”。该院组建了8个家庭医生团队,由艾滋病专科医生、护士组成,此外每个团队还配备一名艾滋病个案管理师。他们的服务对象,是700多名艾滋病患者。 

市金银潭医院综合科主任阮连国介绍,随着国家免费抗病毒治疗的全面展开,这些艾滋病人可以长期存活,寿命与普通人无异。这给我们带来了艾滋病人的终生管理问题——他们需要终生服药,随着年纪增长还会患上各种慢性病;他们都有家庭,一些患者还有结婚生子的需求;他们还可能遭遇车祸和外伤,碰到需要手术的情况。 

去年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》,社区家庭医生签约快速推进。然而,由于艾滋病人的特殊性,社区家庭医生签约很难覆盖到这一特殊群体。在这一背景下,今年6月,市金银潭医院启动了针对艾滋病患者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,截至目前共组建起8个家庭医生团队,签约700余名患者。 

阮连国介绍,每个“家庭医生”团队包括一名综合科医生、一名护士和一名个案管理师。为患者提供的服务主要包含两方面,一方面是疾病治疗及药物不良反应处理、性病筛查、母婴阻断等基本医疗服务;另一方面是性伴检测、行为干预、临床关怀与支持等公共卫生服务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经常要为患者“寻医问药” 

“我骨折住进了医院,要不要告诉医生我是艾滋病人?”前晚11点多,护士长刘莉正要关灯睡觉,突然看见病友群有信息闪动。 

原来,黄陂22岁的小肖傍晚踢球时摔了一跤,被朋友送到当地医院,拍片显示胫骨骨折,需要尽快做手术。他向刘莉坦言,自己内心十分忐忑——如果向医生隐瞒艾滋病人的身份,良心上很不安;如果坦白病情,又担心医生不肯为他做手术。听完小肖的诉说,刘莉当即回复道,“一定要告诉他们”! 

 昨在市金银潭医院,刘莉向记者透露,最后当地医院还是没给小肖做手术,次日患者联系救护车转来武汉,在医院外科做了手术。尽管艾滋病知识日益普及,但包括小肖在内的艾滋病患者,仍可感受到时不时扫来的异样眼光和真真切切的就医难题。 

 综合科主任阮连国表示,艾滋病人“就医难”是双方面的:一方面,一些综合医院不具备手术条件,或担心收传染病人入院会引起其他病人不满;另一方面,艾滋病人出于保护隐私的考虑,一般也不愿意到综合医院就诊。签约“家庭医生”,由家庭医生出面为患者寻医问药,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艾滋病人“就医难”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市将为艾滋病人建立“多学科联盟” 

上周,襄阳一名52岁的艾滋病患者查出宫颈癌,经当地疾控部门转介住进武汉市金银潭医院。由于医院未开设妇产科,阮连国邀普爱医院妇瘤专家一起,为患者实施了手术。 

阮连国介绍,艾滋病又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,疾病本身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由于免疫系统受到破坏,病人患各种疾病的概率都会大大增加,包括结核、糖尿病等。此外,患者还有可能遇到外伤、肿瘤等需要手术的情况。这意味着,单单由艾滋病科医生为患者治疗是不够的。 

阮连国坦言,假如病人患上其他疾病需要治疗,他们通常要动员私人关系,帮患者寻找医生。但即便同行出面,偶尔也会遇到吃“闭门羹”的情况。 

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,市金银潭医院集合本院综合科、重症ICU、外科、结核病科等科室,建立起艾滋病“多学科协作团队”(简称“MDT”)。目前,医院正在积极联系院外愿意为艾滋病人提供服务的专家和科室,希望能将妇科、肾病科、内分泌等专科都纳入进来,为患者提供全方位的诊疗服务。 

同时,医院要求所有综合科医生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都要结合自己的兴趣选修一门“第二专业”。届时,艾滋病人不论患任何疾病,都不会再为看病犯愁。